“我想看看法国巴黎街头的风景,也想听听埃及法老闭上眼睛念咒语……也想看看韩剧里的那些大眼睛美女”哼着美妙的曲子正在搓澡的我想着一会如何与床上躺着的女神来一场妙不可言的交流。

“妈呀,八点了”,龙龙惊慌的声音扎进了我的脑袋里,八点怎么了?世界末日也影响不了我与女神的私会,这是周六呀,是大学生专属睡懒觉的日子,可怨不得的是我住在一个混合宿舍,六人间的宿舍,四个二班,俩个一班,而我是一班的俩名倒霉鬼之一,难免的俩个班课程安排总是不尽人意,不说平常上课的作息交错,即使是周六补个课也不能同步,接着传来龙龙吱喳的下床声,我知道是他们要起床去上课了。

即使是同样的课程,他们四个也不能同步,龙龙永远是最早的那个,谁让他是学委,避免不了的,身为班长的小宋也不敢迟到,坐起来窸窸窣窣的开始穿衣服,咯吱咯吱有人在刷牙,是我洗完澡了准备清新一下口气,害怕被女神嫌弃,“快起床”刷牙声没了,却传来了催促声,我不由感到奇怪,女神不应该催我洗快点吗,怎么催我起床呢?探出脖子迷糊的睁了睁眼,我的女神不见了,昏暗的宿舍里,几张歪歪扭扭的椅子摆在地上,原来是龙龙叫小刘和懒鬼大杨起床呢。

接连两声关门声,龙龙和小宋前后出了宿舍,小刘一点响动没有,“咕噜…咕噜”懒鬼大杨还在呼呼大睡,他俩看来准备旷课了,我也蒙上被子试试能不能把我的女神找回来,便开始了臆想,我出了房间,来的楼下刚启动我的劳斯莱斯库里南,女神就出现了,“咚咚咚”的敲我的车门,“你电脑包在哪儿呢,借我用一下,”我回头一看,我的女神怎么这个样子,油油的头发又乱又糟,迎着头盯着我,一圈黑渣渣的胡子跟梁山好汉一样,这哪是我女神,这不是对面宿舍的小张吗!不是女神在敲门,是这个兔崽子在敲我的床,强忍着心里的不满,凶巴巴的说道:“你自己找找啊,就在下面的柜子里” ,说罢便马上捂住了被子,心里还是不愿放弃对女神的追逐,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向前冲去,“嘭”突然一声急刹车,虽然我驾驶证还没考下,但也不至于刚开车就撞车吧!赶紧探出脖子一看,是小张关上了我宿舍门,心里的无名火瞬间被点燃,再蹬一脚油门,又行驶在了追逐女神的道路上。

路上遇见了同宿舍的小赵,我从车里探出脑袋问他去干嘛,他回答我要去吃早饭,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去,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找女神才是我要做的,和女神一起共进早餐不比跟你一个大男人一起吃早饭浪漫,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一会带女神去吃二餐厅的肉包子,肉包子可能有点腻,不过没关系,再来一碗八宝粥,如果女神不喜欢吃油腻的,我可以帮他吃掉包子里的肉馅,想着便又捂上了被子继续行驶在寻找女神的阳光大道上,"嘭",又撞车了,赶紧爬起来一看,床对头的小赵被我撞飞了吗,思考了一下,是小赵出门去吃早饭的关门声,无奈的摇摇头,平时默默不爱言语的小赵虽然很文静,但也不像是这么自律的人,我想他可能是睡不着了,毕竟他那方方的小脑袋总是藏着大大的烦恼,虽然嘴上经常没话,可那喜怒哀乐总会勾画在他的脸蛋上。靠着墙沉思了一下,坐稳了身子,调转好寻找女神的方向,启动了我的小汽车。

迷迷糊糊的我的小汽车没了,胯下变成了一辆小摩托车,不过没关系,相信女神看见我骑着摩托车酷酷的样子想来会对我更加喜欢,“骑着我心爱的小摩托,他从来也不会翻车”,哼唱着小曲的我突然听见有人问我你U盘在哪儿呢?摘了头盔一看,该死的小张,硕大的脸又怼到了我的眼前,还问我你怎么坐着睡觉呢? 瞬间想一把油门拧到底给他撞飞,但是毕竟是多年的好朋友,忍气吞声的告诉他在我抽屉了,然后小张略显尴尬的在抽屉里小心翼翼的翻找,找到以后给我说,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睡吧,我上课去了。此时我已明白,女神已经找不回来了,我的艳福也没了,悲伤的心情让我不想与任何人说一句话,只能无力的给他挥挥手。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终于归于平静的宿舍,突然又响起了一阵微信电话声,坐在床上呆呆的一言不发的我也没有受到什么触动,本想着小刘会因为手机铃声的响起而稍有动静,结果几分钟过去了,他还是一动不动,我也终于坐不住了,开始嘶吼,“姓刘的,你手机响了!姓刘的!!! ”小刘哼唧了一下,翻找到手机关了铃声继续倒头大睡,可能又陷入了梦境,大杨的呼噜声也恰逢时宜响了起来。晕晕沉沉的我呆滞的下了床,去卫生间撒了个尿,回来自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床上的大杨鼾声如雷,床下的我正的发抖,不由打了个激灵,想着回到温暖的被窝,再来一个回笼觉吧。

关紧了宿舍门,辛苦的爬上了床,还没闭上眼睛,宿舍里又来了一个不宿之客,老淦接受了老师的指令,肩负着叫醒小刘和大杨并说服他们去教室上课的使命,原来刚才小刘手机铃声是学委在打电话叫他去上课,结果就被他特别干脆的给挂掉了,然后又派老淦亲自过来催促,敦厚的老淦,不辞劳苦的托着他近二百斤的身子,一抖一抖的跑来宿舍真是让人心酸,已被反复折磨近一个小时的我也感到略显安慰,在老淦的催促下,小刘终于有了动静,挣扎着坐起来穿上了衣服,休休索索的在三四分钟内收拾完毕,急匆匆的赶出了宿舍。懒鬼大杨可能因为就剩下自己还没去上课而感到心慌,也开始收拾起床,虽然平常很懒,但不知为何,上课前必须的洗漱是一样也不能少,不急不慢的下了床刷牙洗脸, 给自己宽厚的脸蛋上拍了拍保湿水,然后在衣柜里划拉半天,找出一身比较精干的衣服换上了,迈着他那随意自然的步伐,自信的走出了宿舍。此时的宿舍彻底安静了下来,我却还在为我丢失的女神而生气,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四五十,本想起床学习,但安静的宿舍正给我创造了一个与女神幽会的机会,不加思考便捂住了被子,想着女神精致的五官,微翘的琼鼻,睫毛浓密修长,肌肤胜雪,白色简洁的上杉外套着一件湛蓝色的短外套,下面是黑色的短裙,短裙下面一双笔直纤细的大长腿,白皙得晃眼,正迎面向我走来,似梦非梦。

正要与女神拥抱后,进行庄严而令人向往的下一步时,宿舍门开了,小赵吃饭回来了,还提着几个小笼包,浓香的馅儿汁让我难以抵抗诱惑,脑海中女神的样子瞬间化为泡影,殷勤的下了床,抢走了小赵手上热乎乎的包子,乖乖的问小赵,“你带回来吃呢?我可以吃一个吗?”小赵说道,“本来就是给你带的,看你早上也没睡好,估计也饿了,吃吧吃吧!”我隐忍一早上火山般越燃越躁的心也变的如早上刚升起来的太阳一般温煦,甜滋滋的抱着包子开始啃起来。

最后修改:2021 年 12 月 19 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不错,请随手点赞~